网游修仙纪:第251章 【235】

小说: 网游修仙纪   作者:v无奈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虽然讨厌垃圾食品,但房仲述还是在县城的肯德基内坐了下来,望着窗口外的风景,房仲述突然有一种迷失感;重生前,他一直没有什么打算,以为就一直打工到死,重生后,他倒是做过精细的打算,并且很稳健的进行着自己的计划;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,就因为认识了方怡,他的一切努力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今天恰巧是周五,明天的是双休日,肯德基内非常火爆,一对情侣捧着食物坐到房仲述的对面位置,房仲述那妖异的气质配上他如今的失落感,展现出一种具有强烈诱惑感;对面的女生非常迷痴的望着房仲述,这让她的男朋友很是郁闷,狠狠的拍了一下女友的后背,女友才一惊回过神,然后满是惊惧的指着房仲述,对她男友说:这家伙是妖怪啊!    房仲述跟她男友皆是一愣,然后齐齐笑出声。

    房仲述的妖异对女性具有很强大的诱惑力,而对男性具有的是另一种魅力,至少鲁小山、陈键锋之类的人物,看到房仲述时,都会产生一种忌惮的感觉;而那位对面的男友,自然不属于那一层次的人,他所受到的冲击感自然更是强烈,对房仲述那张妖异的脸,会产生莫名的情绪,当然肯定不是爱,大家不搞基情的。

    鲁小山与包初到达舟关县的时候,己经是夜晚九点,省城离舟关县有数个小时的路程,房仲述接到电话时还在街上乱逛;在街上找了处大排档,三人叫上些酒菜后,就相对无言,房仲述不清楚内情,现在还是一头雾水,而鲁小山的出现,让房仲述明白,肯定事情又有了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(本章完)。

    房仲述摇摇头,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说:只是在省城认识的一个朋友。

    两人开车返回县城的时候己近是下午一点多,刘春妹觉得有些不过意不去,一定要请房仲述吃饭;房仲述确实饿得不行,这个刘春妹说是只去一个镇,结果又强拉他当车夫跑了些地方,搞得他连吃午饭的时间都错过。

    话说这些下面的镇领导也太过份了,就算我们只是小虾鱼,下去办事的话,怎么都不管饭啊?房仲述一边倒车一边埋怨道。

    呵呵。

刘春妹笑着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推开一家西餐厅的门,内里的暖气扑面而来,两人寻了个位置坐下,刘春妹脱掉外面的厚重衣服,房仲述顿时眼前一亮,这妞儿内里好有料啊!正所谓佛靠金装,人靠衣装,刘春妹之前因为要保暖就穿得很老土,如今脱掉外衣,她整个人就来个大变身,模样俏丽,身材丰满,特别因为她身高仅为一米六左右,使得她的那对凶器更是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房仲述的眼光很直接,刘春妹倒也不退避,两人虽只是相识不到一个早上,却是四目对望,仿若一对情侣深情凝望般;房仲述在方怡身上见识到自己妖异气质的魅力,因此他对自己能够吸引到女生是充满了自信心,而刘春妹表现出来的动作,证明自己的妖异魅力依旧。

    嗨。

    一位男生很是突兀的坐到刘春妹身边,扬脸笑着朝房仲述打招呼,房仲述与刘春妹之间的酝酿出来的气氛顿时荡然无存;房仲述倒是不在意,刘春妹却是气鼓鼓的瞪了那男生一眼,然后起身离开座位,转到房仲述那边,挨着房仲述坐下去。

    兄弟,你这个相很是诡异啊!年轻人盯着房仲述说道。

    房仲述毫不示退避的盯着那个年轻人说:你有何破解之法?    年轻人闻言愣了愣,他又不是什么江湖异士,刚才那句话只是个开场白,却没想到眼前这位哥们居然会是如此回答;年轻人正欲说话,房仲述却是手一挥说:把那些隐密的机器收起来吧,相信你也打探过,我可是网络监察科出来的,那些仪器对我来说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年轻人讪笑一声,几个动作就将摄录机,录音笔等等工具一一收了起来,然后递给房仲述一张名片,上面写着xx信息提供所,其实就是私家侦探的工作;房仲述看完后,将那名片放在桌子上,扭头望着刘春妹正要找个理由时,刘春妹却是起身说去一下卫生间。

    省城没有人警告过你吗?房仲述很直接的说道。

    梅建成一听此话脸就垮了下来,朝房仲述拱拱手说:大哥,混口饭吃,能不能请您打个招呼,让省城的大佬们放我一马?    房仲述摇摇头,你即接下这活,肯定是知道一些内情,你以为有信心应付来自各方面的压力,如今却是知道这活不好干,才急巴巴来的寻我;可惜,我也是爱莫能助,你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梅建成大急,抓着房仲述的手,被房仲述一把甩开,梅建成赶紧收回自己的手,急促的说:我没有打探出什么内情啊!大哥,求求你。

    房仲述不理他,带着刘春妹开车返回县委,却不想那梅建成也跟了进来,房仲述无奈,很认真的对梅建成说: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帮你,你还是回省城打听一下惹到什么人。

    我打听清楚了,是你师傅鲁小山。

    梅建成最终还是得偿所愿的离开,而房仲述却是被鲁小山训了一顿,师傅,我都躲到这里的,还是被纠缠,你这不给力啊!房仲述辨解道,结果自然又是被鲁小山一顿臭骂。

    纠结的房仲述也没心情玩游戏,跑到县体育场内踢了一场足球,结果被对方后卫粗鲁的扯倒在地,房仲述当场爆发,将那名后卫揍了几下;同队的都是同一层楼的各县局公务员,房仲述分烟请客的行为得到了回报,十来个哥们与来自社会的人员打了一场乱战,然后双方互骂几句后,此事就不了而了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洗了个澡,时钟指针转向了五点半的位置,房仲述正欲找同楼的哥们一起出去吃饭,手机响起;接听后,对方却是没有说话,房仲述猜到打电话的是谁,不过他也没有说话,双方沉默数十秒后,房仲述挂掉电话,沉着一张脸离开宿舍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