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游修仙纪:第165章 【0149】

小说: 网游修仙纪   作者:v无奈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(本章完)。

    让他意外的是,门派贡献度居然没有任何的降低,他仍然拥有数亿的门派贡献度,转念一想,如果他真的是南鹤仙翁传世,那这个门派其实就是他创建的,所以拿自己创建门派的东西,也确实也没有什么可意外的。

    球胆墨,道爷来了,洗干净菊花,等着道爷来爆。

房仲述飞浮在高空中,用尽灵力,将自己声音扩散而开,他在宣言,除了向球胆墨宣言外,也向整个南疆宣言,仙鹤派首席大弟子间鹤子到来,各位来自世界各域的道友,小心哟!    太阴冥殿内,球胆墨打了个哆嗦,其师冥苦思很是关切的望着这位首席大弟子,此位弟子再次袭击了溯湟窟的首席大弟子艺皎皎,这让冥苦思大为开心;溯湟窟率南疆邪修破坏世界大比,让太阴冥殿在诸位同道面前大跌面子,回到现疆,太阴冥殿就召集同道们,对邪修门派发起猛烈的攻击。

    但这种大战己经打得不知多少次,灭是灭不掉,打还是要打,反正打完后,继续暗中勾心斗角;不过,如今正邪两派却是不得不停手,低级修真境此次居然没有上升者,这可关系到很多的利益与重大事情,所以大家都忙着要解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随着越来越多各域元婴弟子涌入南疆,南疆的气氛也变得严峻起来,这些弟子以各自域为团队,分赴各处探查;由于一些地方是邪修所在地,双方爆发多场大战,好在邪修高手们也没有出动,任由弟子们与这些外域弟子打。

    外域弟子都是元婴玩家,南疆玩家数高达三百多万,而邪修玩家则占了三分之二,外域玩家则都是正派;不过能够进入南疆的,却也就数百人,再加上他们以地域为团队,分散的很开,所以外域玩家基本上都是战败而逃,而南疆玩家人数虽多,却是追不上。

    双方打是打得很热闹,外域玩家虽然屡战屡胜,却是一个也没有挂,而南疆玩家打得很华丽,也追得很嗨皮,却每次都会有数十个玩家挂掉。

    房仲述入南疆的第一战打得非常的华丽,千鹤寒冰阵足足灭杀七百多位南疆玩家,令南疆玩家猛得从打败外域玩家的快感中惊醒过来,他们此时才发现自己所要追杀的人,居然是新秀榜上的第一人——间鹤子。

    于是,贱鹤子来南疆的消息顿时被扩散而开,并且此只贱鹤居然能够用一种逆天大阵,将数百个玩家在短时间内全部灭杀,如此重磅的消息砸出去,就算玩家们不怕死,却也不想被房仲述狂虐。

    而房仲述却是极为好认,这小子脸上左侧眼角一粒眼泪的化妆,还喜欢扛着一柄粗大的长枪,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居然只穿道袍不穿内衣,在天上飞时,道袍那个风骚的摇摆,将这小子里面的一片马赛克都给露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在半路上若是遇到这样打扮的暴露狂,肯定就是那只贱鹤,能偷袭就偷袭,不能偷袭的话,就赶紧闪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南疆玩家眼中无比风光的房仲述,此时却是狼狈的很,他要找球胆墨报仇,于是很嚣张的去了南疆仙州,即是太阴冥殿所在之处;站在山门处大叫球胆墨出来受死,结果球胆墨没出来,倒惹来了他师傅,太阴冥殿的扛把子冥思苦。

    冥思苦认为房仲述太不懂事,此时应是正道弟子同心协力,抗击邪修及破解境点被封之时,岂可同室操戈;因此,冥思苦大袍一卷,将毫无抵抗力的房仲述抓起来,带到太阴冥殿内一处峰头,足足教训了房仲述一年的时间,被冥思苦口水淹没的房仲述痛苦不堪的逃离仙州。

    若不是房仲述乃西岭最杰出的正道弟子,估计人家冥思苦也不会花一年的时间去点化,早就一巴掌给灭掉;房仲述当时也想用千鹤寒冰阵,可问题是这阵出来总需要时间,他此时的修为,将阵召出来需要花20分钟的时间,而冥思苦又岂会给他这么多的时间,所以他只能被变相囚禁了一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仇没有报到反而被囚禁了一年,房仲述大感郁闷,遂去了南疆开州,这是溯湟窟门派所在之地,他是想完成转生大帝的第二个要求;可他实在太出名了,才刚刚进开州,就被数万溯湟窟的玩家追杀,他再强悍也不可能扛住,只能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之前能够灭杀数百位南疆玩家,是偷袭的,若是正面对打,数百名玩家一齐打出法术,房仲述也是被秒杀的下场;不过,房仲述心有不甘,他并没有离开开州,而是继续在此州打游击,死在他手下的溯湟窟弟子高达数千人,终于把一位溯湟窟高手给激怒。

    此位溯湟窟高手名为溯野利,乃一位罡成中期高手,是溯湟窟第二高手,也是此派的金牌打手;此人身高二米多,浑身肌肉,打架时皆以各类毒物做为前锋,他人一出现,就是腥臭充斥着空气间,虽以毒物打头阵,但溯野利却是以纯灵力打架。

    房仲述自然不是他的对手,幸亏他见机的早,被溯野利盯上后只打了一场,就身负重伤,最后凭着两只灵宠的帮助,才逃脱掉,而两只灵宠也是身负重伤,如今躺在鹤塔内养伤;房仲述的自我疗伤非常厉害,受再重的伤,只要不是马上挂掉,也能在短时间内恢复。

    但治别人的伤,却需要丹药配方,灵宠受的伤却是没有配方,而现在也不能触发双针诊断之术,倒不是心痛开启此术需要10万上品灵石,而是此术会消耗他极多的内力,并且还可能引发出一些异动,被溯湟窟的人发现。

    况且就算运气好得出配方,若是没有草药的话,也无法制出相对应的丹药,所以,房仲述就暂时没有去医治两只灵宠;反正远古异兽不死不灭,受了重伤只会陷入长时间的睡眠。

    艺皎皎把房仲述从好友单中删除后就有些懊悔,她觉得自己好象太冲动了,房仲述怎么可能会跟球胆墨联手来害自己呢?但删都删了,后悔也没有用,随后她一直闭关疗伤,且死亡后,她也从首席大弟子位置上跌了下来,压力大减。

    实话说,艺皎皎实在不想当这个首席大弟子,不但要应对各类的挑战,还要保持修为领先,更要时常替门派四处征战;这种游戏生涯实在是太过忙碌,根本无法享受到游戏的乐趣,而此次跌落大弟子的位置,艺皎皎就不想再登上去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