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游修仙纪:第155章 【0139】

小说: 网游修仙纪   作者:v无奈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(本章完)。

    大伯己经痴呆,二叔坐过牢也只能回家种田,而三叔房祖业是个异类,年轻时居然出家当了道士,然后结婚生子,接着又跑去当和尚,抛家弃子去云游四方,己经有十几年没有消息,是生是死也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三婶倒是个坚强的女子,拉扯着三个子女长大,三个子女如今都在外地打工,每月各自寄了三百块钱回来给三婶当生活费;大伯也有五个子女,其中一个年轻时落河没了,余下两子两女,大堂兄与三堂兄做得的水泥瓦工,两个堂姐己是嫁了人,也不经常回来。

    二叔坐牢回来又造出了四堂兄与五堂兄,这两个堂兄受其父影响较大,书也没怎么念,整天游手好闲;如今还能坐在一起商量事情的,就是房仲述的父母、二叔二婶、三婶,五位堂兄,加上房仲述,倒也把饭桌坐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二堂兄房仲迁也是很上进的,虽然只是初中毕业,却脑子灵活,起初只是帮人开拖拉机运送东西,后来借钱自己买了辆拖拉机,专门运送砖瓦,然后又顶下一处砖厂,加上两个好勇斗狠的弟弟帮衬着,生意倒还过得去。

    前一天,两个弟弟不知跑哪里鬼混,人手一下子有些缺,而如今正是盖房子的好时机,房仲迁只好自己开着拖拉机送砖,回来途中,却有辆车突然窜了出来,结果就被拖拉机给刮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是说撞到人了吗?房仲述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那是你爸没说清楚,就是刮了人家的车子,那小子一开口就要三十万,说他的车子什日本进口的,玛的,日本鬼子进口的还敢说出来;要不是二子拉着我,我就去把那车给砸了。

房祖国一脸凶象的说道,他的两个小儿子房仲远与房仲志也都点头应合。

    砸什么砸,那车好几百万一辆,真砸了,我们卖血也赔不起啊!房仲迁有些怒气的说道,他如今是家里的顶梁柱,其父与两个弟弟都不敢给他脸色看,所以他一说话,房祖国及两个儿子都闭了嘴。

    小述,叫你回来,是听说你在市政府上班,赔是肯定要赔的,但不应该赔得这么狠,所以想让你走走关系,看看有没有什么路子说一说。

房仲迁见老爹跟弟弟都安份了,才转过脸对房仲述说道。

    房仲述点了点头,起身与房仲迁一起离开家,前往附近的公安局,这镇子里有公安局也有边防派出所,乡里之间的事情就得找边防派出所,而另一些事情就得找公安局;由于二叔及两个堂兄在镇上名声不大好,派出所就将此事移交给了公安局。

    镇上的公安局就是一座装饰很整洁的三层楼房,一进入大门就是块大空地,左侧边是停车棚,那里停着两辆110警车及一辆写着bsp;哥,你倒是把人家刮得挺狠的。

看完后,房仲述低声对房仲迁说道。

    房仲迁叹了一口气,龙弯那边的路况你也知道,那里还有几个自然村,经常开过去的时候,就会有人或是车子从拐弯道里窜出来,那车出来时正好是侧行,若是车头直竖出来,估计就大祸了。

    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们。

    公安局东南方向一百米处就是镇中学,此时正是早上**点时份,又恰好是星期一,学校正举行升旗仪式,洪亮的国歌透过喇叭传遍附近的地处。

    听到国歌,房仲述停住了脚步,房仲迁有些不解的望着这个堂弟,只是一段时间没有见,堂弟的气质变化很厉害,特别是他那张让人印象深刻的脸;这张白晰过份的脸让房仲迁非常的疑惑,因为房仲述也是经常回来帮忙做农活的,就几个月前,房仲述还显得有些黑,如今却是白得出奇。

    莫非省城的水就这么好,能够让人短时间内变白,那电视广告里的美白产品还买来做什么?直接去省城市政府里上班就可以了。

房仲迁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读书的时候,总是厌烦升旗仪式,更是厌恶数百上千人一起合唱国歌,但如今听起来,却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,亦能够从歌声与旋律中体味出另一些东西;房仲述对此也是很奇怪,按理说年轻才会冲动,怎么岁数越大,听国歌反倒更来劲了?    车子的主人却是早就离开了小镇,听说是回到了县里,人家并不在乎的把车子扔在那里,并且说信任人民警察会秉公执法;公安人员对此也是无奈,车主人己是搁下了话,一定要赔三十万,否则就会去告房仲迁,而公安人员也没有拘留房仲迁,只是让房仲迁去与车主人商量。

    如今是事发后的第二天,房仲述向公安人员索要车主人的电话,公安人员正欲提笔写电话号码,却听到桌上的电话呼起,就让房仲述稍等一下;待接过电话,那位公安人员就露出难色,旁边的房仲迁就出声说:林办事员,咱们都是一个镇上的,有什么话就说吧。

    林公安没有说话,而是起身离开办公室,听其脚步应该是往楼上去,约两三分钟后,分局长与林公安一起进了办公室;在乡镇做事,方式方法非常的重要,因为每个乡镇都有庞大的宗族力量,再小的姓,聚起来也有数百人,所以工作方法不能太过粗暴,否则很难继续展开工作。

    打砸乡镇政府及派出所的事情,在这个镇上也是发生过,特别是九十年代初期搞得计划生育,那个年代,几乎天天有人提着粪便扔到乡镇府大楼内,亦有人晚上趁黑要烧了派出所之类的。

    如今却是没有发生诸如此类的事情,但来乡镇工作的人员都会得到提醒;因此,分局长也没有马上做出什么行动,而是先将刚才那通电话的内容说了出来,然后与林公安一起望着房仲迁。

    拘留?房仲述倒没有表现出太过激动的样子,天朝就是这个样子,有关系的人总爱使用关系网,让事情一直顺着他们的意思而发展下去。

房仲迁受家庭成长环境影响,遇到事情也不会感情用事或是太过激动,他听到车主要动用关系要拘留他,就笑了。

    把我抓起来,谁赔他三十万?房仲迁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林公安笑了笑没有说话,房仲迁无奈,只是望向房仲述,房仲述朝他点了点头,房仲迁这才起身随林公安一起下楼,关在这里肯定是不行的,那房祖国及其两个儿子会乱来的;因此,林公安就按照指示,将房仲迁押往县公安局,后续事情,就与他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房仲述知道此时急也没有用,最直接的办法,就是找到车主人,看看能不能商量,若是商量不下来,也只好去找鲁小山帮忙,或者找主任孔兵帮忙,这两个人是他此时能借得上的关系网,而且都与他关系很好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