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游修仙纪:第109章 【0112】

小说: 网游修仙纪   作者:v无奈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你这小娘皮,婆婆妈妈的,是不是要再过几招?鲁小山很是不耐烦的挥手吼道。

    不是啊!相亲的话,双方肯定都会看过相片的,你跟我这距离差得太远,对方肯定一眼就认出来的。

    什么叫距离差太远?就你这吸血鬼的破样子,哪比得上哥英气,叫你去就去,少废话。

    在鲁小山的咆哮声中,房仲述以20码的速度驰离了武警总队大门,车子缓缓挤入街道中,开着这样的大车却是缓慢的如蜗牛,沿途被无数超车人士伸中指鄙视;房仲述也没办法,他的车还是在后世学的,学会后也没有机会开,这还是他学会开车以来,第一次开车上路的,不小心的话很容易挂掉。

    花了足足两个小时多的时间,才到达了相亲的咖啡厅,房仲述泊好车,整了整身上的西装,捏一捏领带,觉得自己这样也算是成功人士滴;咧嘴无声笑了笑,迈步子走入咖啡厅内,询问侍应桌号后,在侍应带领下,来到一张桌台处,却发现一位女子己是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女子显然很忙碌,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,她劈里啪啦的敲着键盘,紧接着电话震动,她又接起了电话,通话数分钟后结束,又继续打字,然后又是接电话,如此不断的交替着,完全无视房仲述的存在。

    房仲述也不在意,有咖啡唱还是相当不错的,做为一名重生草根人士,他还真没有进过咖啡厅,特别是这种传说中会所式的咖啡厅,进来都要摆弄一下卡片,然后前台输入卡号,确认是会员后,才被获准进来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高不高级?尼玛的,当然高级,没看到一杯咖啡要260块吗?我干,这尼玛的是咖啡还是黄金啊?反正是鲁小山出钱,房仲述决定喝个够本,难得进一次高级的场所,不感受一样什么叫高级,实在是对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于是,美女在忙碌,重生草根人士则忙着喝咖啡,结果喝得多了尿急,也不懂得跟人家美女说一声,直接起身找到侍应,问清楚洗手间位置,就扭着屁股去嘘嘘;一阵舒爽后,拉开洗手间的门走出去,结果却看到那位忙碌的美女,正抱着双臂站在洗手间门口,啧,这种等人方式可真是够稀奇的,莫非高级人士都爱这调调?

    房仲述有些紧张,怎么说也是第一次跟高级人士交谈,他紧了紧裤带,鲁小山与他身材差不多,衣服倒是合适,只是房仲述一紧张,就觉得裤带有些松,总爱紧紧裤带。

    房仲述初初有些没反应过来,停顿了数秒后才记起自己现在就是鲁小山,赶紧点点头说:我是鲁小山。

    美女似乎没有料到房仲述会紧张,还表现出如此仓促的表情,顿时乐了。

    房仲述有些不解,这高级人士怎么笑也不捂嘴呢?不是说笑不露齿吗?尼玛的,莫非眼前这位也是冒牌货?我干,鲁小山也没告诉自己相亲的对象叫什么名字,房仲述顿时有些傻,人家都叫出鲁小山的名头,自己却是没有叫对方的名字,这会不会露馅?

    刚才有些事情要处理,有所怠慢,还请见谅。

    房仲述有些纠结,这事不能回到前厅在说吗?在厕所门口说见谅,这是什么礼节?看来高级人士都是非常古怪滴!得出这个结论,房仲述也不知道要说什么,而那女工作狂似乎也没有话题,两人居然在厕所门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此时,女厕门被推开,一位穿着黑色吊带装的女生走出来,朝房仲述甜甜一笑,房仲述却是不敢自做多情,他知道那不是朝他笑,而是朝身边那位工作狂美女笑的;吊带美女缓步走过来,搀住工作狂美女的臂弯,仰首就在那美女脸上亲了一口,房仲述的眼睛顿时变圆。

    野百合也有春天呐!房仲述在心中惨嚎道。

    心灵受到创伤的房仲述,有些晕乎乎的回到方怡的住所,一开锁就看到方怡正趴在地板上,那浑圆的臀部扭来晃去;房仲述顿时狂性大发,冲上去,俯趴在方怡的背部,却不料触到方怡的伤口,更没有料到方怡羞塔塔的说,俺家亲戚来了。

    房仲述顿时泪流满,你家大姨什么时候不来,偏在哥心灵受创的时候来啊!

    不过,动作大片不一定要肉博,还可以进行嘴战,方怡不愿意,房仲述苦口婆心进行爱的教育,方怡还是不愿意;房仲述怒了,直接抱起方怡,将她抱进卧房内,然后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有当事人知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剧情就按正常轨道走,男情侣找来一票人马堵房仲述,房仲述这边全是打架专业户,结果就将那票人马打得全部趴在地上,然后警察叔叔就赶来了;房仲述与一票武警,将暴走的鲁小山扛起来,急急的逃离了现场。

    鲁小山对于打断他唱歌的是极为不爽的,否则也不会暴走;扛到安全的地方,十来个脚步有些虚浮的哥们都在喘气,喝酒就是这样不好,关键时候会掉链子;而鲁小山则在骂骂咧咧,拍着徒弟的肩膀说,回去就去摸底,一定要将那些人找出来。

    师傅,听暴粗哥说,你还在关禁闭啊!

    鸟,谁敢关老子禁闭,老子把他送上军事法庭。

    被房仲述称为暴粗哥的叫包初,闻听鲁小山的话后苦笑不迭,与几个队友打了个眼色后,一起冲上去,再次将鲁小山手脚按住,然后扛了起来,扔进车子内,开回了市中心的武警总部。

    房仲述刚刚从游戏里出来,就被鲁小山叫过去,说有一件很艰巨的任务交给他,一听到这话,房仲述就知道要拼酒;好在重生后得来的好处还蛮多的,除了记忆力好、持久力强外,连酒量都强得离谱。

    代你去相亲?

    听到这个艰巨的任务,房仲述抬头望望窗外,幕色己落,正是痴男怨女上街过生活的好时节,而他也正准备与小乳猪继续探索身体的秘密;哪里料到自己的师傅居然玩这个花样,房仲述苦着脸要拒绝,鲁小山一听房仲述不愿意,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。

    房仲述打了个哆嗦,正要说俺愿意,身体己是离地而起,紧接着被鲁小山一个过肩摔,浑身骨头散了架的躺在地板上惨嚎。

    我去,我去。

    见鲁小山还要摔,房仲述忍着痛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鲁小山闻言满意的拍拍手,将房仲述拉了起来,然后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下浑身是灰尘的房仲述,不知心里转了什么心思,转身跑进房间内,取出一个衣罩,将衣罩扯去,原来是一套西装。

    不管是这辈子还是后世,房仲述都是没有穿过西装的,更不要说要打上领带,至于这西装是什么牌子,他更是不清楚;不过衣服的布料摸起来手感极好,再加上鲁小山此人似乎有些来头,房仲述估计这西装肯定价格不菲。

    我代你去相亲,这西装就归我喽?房仲述喊道。

    鲁小山笑着点点头,又重新拿出两套,去了都归你,啧,穿上这西装,你小子越来越象电影里的吸血鬼,我说你这是吃什么养份才能长成这样啊?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